呼伦贝尔大草原,谱子,删除

admin 7个月前 ( 03-11 13:47 ) 0条评论
摘要: 戴少甫之死或许今日,“戴少甫”这个名字已经鲜为人知了。无人不知《数来宝》这个段子,因为,今日仍有不少的演员在使这块“活”,而这个段子的作者就是戴少甫。...

戴少甫之死

或许今日,“戴少甫”这个名字已经鲜为人知了。但,喜欢传统相声的观众,无人不知《数来宝》这个段子,因为,今日仍有不少的演员在使这块“活”,而这个段子的作者就是戴少甫。

戴少甫是北京人,读过几年书,有文化,曾供职青岛一家机关。因为酷爱“什样杂耍”,会唱曲,也会演奏乐器。他做过弦师,但他最喜欢的是相声,于是就学习、钻研,后下海从艺。北京曲艺观众把他与张杰尧、汤金澄、高德明、绪德我的绝美校花老婆贵并称为西单“笑林五杰一顾清辰”。

1930年,戴少甫被邀来津,于11月4日起与于俊波(白全福之师)在燕乐戏院(解放后改为红旗东方狼鱼戏院)演出。

于俊波长戴少甫13岁,早期也是票友下海,为张寿臣代拉师弟。1938年开始与戴少甫合作,与“鼓王”刘保全同台,声名日增。他二人来津后,连演四个月, 声誉大振,从此,在天津就“红”了起来。对这场相声,报刊有颇多赞誉,《东亚晨报》和《新天津报》曾评论说:“戴少甫生就的一副可笑的脸,再加上口似悬 河,佐以于俊波呆头呆脑,故意装痴,确令陈培显人解颐捧腹。”二人截然不同的表演风格,恰恰形成了鲜明的对照,成为一对非常理想的搭档。可以说,他二人在天津一 鸣惊单纯性皮肤划痕症人、青云直上。

戴少甫的艺术风窦骁雷宇铮格文雅,求新,于天津相声界别树一帜。天津的观众和评论界推许他为“风雅派”、“时代艺人”,赞扬他说:“戴少甫为相声中杰才,口齿流利,心思灵活,脑筋亦非常新颖,对于艺术系维新派。”

戴少甫的文雅,首先表现在Sylinzi他的舞台气质与风貌上。有文章说他“相貌文雅,不像一般相声艺人的满脸俗容,令人生厌”。相声艺人“撂地”演出者居多,他们的外 表与台风往往带有一些江湖气。而他的言谈举止、台风气质与江湖艺人迥然不同,加上他声音清悦,不带艺人的生意口,声、相两方面都给人以清新、文雅的感觉。

他呼伦贝尔大草原,谱子,删除的文雅还表现在他表演的相声内容与所用的语言上。戴少甫能自编新“活”,在电台演播的曲目中,有不少自编或采自别人的新曲目,其中如《戒嫖赌》、《戒鸦 片》(又名《烟鬼叹》)、《醒世新词》、兄妹一家亲《青年鉴》等,都是切中时弊,言词中肯,发人深省的作品。他不仅在新创作的曲目上,有雅与新的特点,而且在传西瓜哥哥统段 子的语言翻新上也是如此。

戴少甫会的“活”甚多,1942年2月至8月,在这半年中,他仅在天91splt津电台广播的相声曲目就有100多段。其中有:《数来宝》、《开粥场》、《报菜名》、《地理图》、《洋药方》、《牛头轿》、《打油诗》、《测字》、《交租子》等。

就是这样优秀的一位相声艺人,也难逃凌辱。1944年的一天,大恶霸袁文会坐在燕乐戏院的台下包厢里,还点了“活”(即点节目)。而在那天同时出来了几个 人点“活”,所点的段子又都不一样。戴少甫在后台和“管事的”随便商量了一下,也没有思索什么,就使了《打白朗》,这可不是袁文会点的段子。这个段子,以 第一人称叙述,说自己被委任为司令,然后他又委任一些人为手下的军长、师长等,而这些被委任的人则是同台演出或是同行的艺人,如常陆柏久宝堃、侯宝林、张傻子、 金万昌等人,当然是即兴找“包袱儿”。“捧哏”的就问:“安纳塔拉度假酒店真相你怎么就带这些人?”他就抖“包袱儿”:“对,我就专带这些三八兔子贼!”他可不知道投靠了日本 人的袁文会刚刚被任命为一汉奸部队的什么司令职务。听了他说“当了司令,手下竟然是一群‘三八兔子贼’”,袁文会就认为戴少甫骂的是他,损的是他。于是勃 木原数多然大怒,吩咐手下人:“姓戴的这小子太狂杨同贤了,敢给咱爷们儿‘摘眼罩儿’!你们几个在前后门‘天宝康插上旗’,别让他走了,是现打不赊!”等戴少甫下场到了后台, 袁文会即命令手下“教训教训姓戴的”马化腾与陈碧婷合影。就这样,戴少甫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暴打,也幸亏还有点威望的白云鹏在场,替戴少甫求情,好话说尽,戴少甫才免遭一 死。可是戴少甫被打得够重,回去卧床多日拜乐生物杀蟑饵剂。他越想越是气不顺,再加上生活窘困,因戒鸦片致病,不久就撒木吉の鬼步手人寰。

在他死后,撇下了老母、娇妻、焦刚的博客幼子,生活无以为继,同行们愤怒、悲悯,并给予了诸多帮助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admin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abegamiseal.com/articles/165.html发布于 7个月前 ( 03-11 13:47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咯嘣海盗游戏,游戏玩家的天堂